专访陕西首批医疗队队长:来武汉的日夜奋战 一切为挽救更多生命

截至目前,陕西省陆续支援湖北医疗队已派出约千人。2月8日,元宵节,也是我省首批137人医疗队抵达武汉的第14天。两周来,他们面对的是怎样的形势,患者的治疗怎样,队员们都安好吗?在极其紧张的时间内,华商报记者电话专访了医疗队队长易智。

当陕西省卫健委发布紧急动员令,在全省范围内选拔抽调医护人员赴湖北支援抗击新冠肺炎,得知医疗队急需一名牵头负责人时,陕西省人民医院副院长、多年从事医院感控管理、曾率队参加雅安抗震救灾医疗救援的专家易智,主动请缨。

华商报:武汉市第九医院是怎样一家医院,陕西医疗队的主要任务是什么?

易智:首批医疗队是1月26日晚抵达武汉的,到今天刚好两周。当时还在飞机上,我们就对当地情形做了分析,形成三套方案:A方案――对接医院条件很好, 陕西省医疗队直接可以上手;B方案――医院条件稍差,经过改造就可以上手;C方案――条件很差,要全面改造后才能投入。因此,摸清对接医院情况、掌握收治规模,是首要大事。到达武汉仅休息了4个小时,1月27日一大早,就和武汉第九医院开始对接。经过沟通,发现医疗队面对的是最差的情形。

武汉市第九医院是青山区区属的一家二级甲等综合医院,只有8名呼吸科医生,危重症和传染病医生都非常少。医院是疫情发生后被列为定点医院,不再接诊其他患者,全部接诊的是疑似和确诊病例,目前有不到500张床,住了500多位患者,每天的发热门诊还要接诊1200多人,因此救治压力非常大,而陕西省首批医疗队是唯一支援该院的外地医疗队。

经过最初的防控感染培训,并对九院进行了严格的流程改造之后,1月29日,医疗队开始正式进入九院治疗一线,接管了重症病区和危重症病区。患者分为四级,轻症、普通、重症、危重症,也就是说,九院收治的最重的患者都是陕西医疗队在治疗。

华商报:目前共收治了多少患者,患者的治疗情况怎么样?

易智:到2月8日早上,两个病区共有70名患者,其中危重症12名,其他都是重症,每天还会有新的患者进来。危重症患者一般有并发症、休克、需要呼吸机支持等,随时可能有生命危险,他们从治疗到所有的吃喝拉撒睡都需要医护人员来完成;重症患者一般有呼吸困难等症状,有的病情平稳能够基本自理。

刚到湖北,医疗队专家组就根据当时国家发布的第四版诊疗方案,结合九院患者实际,制定了陕西医疗队第一版治疗方案,随着第五版诊疗方案的发布,又进行了调整,今天刚制定出新的第二版治疗方案。国家的诊疗方案很细致,在具体的操作中,结合了中西医的治疗,并且对于合并细菌感染患者合理使用抗生素和激素的指导非常详尽。治疗方法还在不断的优化中,一切的目的,就是为了挽救更多患者的生命。

经过十几天的努力,有两名患者已经明显好转,如果检测合格,就可以出院了,还有的患者好转后从危重症病区“进步”到了重症病区,但也有重症患者转入危重症病区。

[page]

作为一种新型病毒,新冠肺炎的治疗十分复杂,没有特效药,有的重症患者会突然加重、恶化,抢救困难,尤其是高龄、合并脑梗等基础性疾病的患者。现在病区开始使用了一些新的技术,如床旁血液净化、有创呼吸机、气管插管、床旁B超等,就是为了及时发现患者病情的变化,确保患者得到有效的治疗,提高抢救成功率,降低死亡率。

华商报:队员们的工作和生活情况怎样,物资是否够用,大家都一切安好吗?

易智:137名队员中,既有交大一、二附院和陕西省人民医院这些三甲医院的主任医师、副主任医师,也有来自全省各地市医院的骨干和主治医师,还有走出校门没几年的年轻医生。由于这些天面对的都是重症和危重症患者,工作强度非常大。目前医疗队的人手还是非常紧张的,大家身体上很疲累,心理压力也很大。

除了专家组、感控组、管理人员外,其余120名医疗队员分管两个病区,其中危重症组90人,主要是重症医学专业的医护人员,每个班8小时。重症组30人,主要来自呼吸科、感染科,每个班12小时。所有队员的投入,是为了将原有的武汉市九院的医护人员替换下来,他们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,这样让他们能够稍微休息一下,之后他们还要进入方舱医院工作。

由于队员们上班时要穿防护服、交接,下班时交接、脱防护服,工作时间还要在这个基础上至少延长2小时。加上从医院坐车回酒店,进入房间还要从缓冲区到清洁区逐步操作,因此大家的工作时间都非常长,非常疲劳。整天面对重症患者,加之目前较为严峻的疫情,有不少年轻队员难免产生紧张和焦虑情绪。队上也公布了陕西省人民医院上线的心理援助热线,方便队员们咨询,也建议大家互相倾诉,调整心情。

令我最感动的是,尽管大家有压力,有焦虑,工作很辛苦,但团队的每一个人都是舍生忘死、无私奉献。虽然来自几十家不同的医院,以前或许素不相识,在这里,因为火热的战斗情谊,所有的人都是“生死之交”,没有小我,没有计较,大家都是拧成一股劲儿,把工作做好。在成立临时党支部后,已经有60名队员递交了入党申请书。

几个队员由于戴护目镜和口罩,形成了面部压疮,脸上起了水泡,皮肤已经溃破,担心被感染,暂停了工作。看见队里人手紧张,他们还不肯歇息,被我强行阻止了。队里制定了严格的感染防控操作流程,为每个队员都建立了健康档案,也设立了队医,患者要治疗,医疗队员也不能被感染。

除了队员的心理调整,我们也一直在关注患者的心理状况。面对突如其来的疾病,患者情绪也比较焦虑和紧张,我们已经要求医护人员,不能光治疗,还要关心和开导患者,鼓励他们,尽可能满足他们的要求。当地一些患者口音比较重,交流起来有些困难,但他们对于陕西医疗队的工作是很肯定的,查房时经常竖起大拇指,给我们点赞。

目前医疗物资很紧张,但基本还够用,当地政府在提供物资,国家也一直在想办法。

在生活上,湖北当地政府照顾的很周到,也让队员们很满意,感觉很温暖。酒店是专为陕西医疗队服务的,每天的饭也是换着花样,考虑到老陕喜欢吃面条,餐厅会提供面条、油泼辣子这些食物,让队员们很感动。

华商报:您最近很辛苦,是不是压力也很大,现在最想对家乡和家人说些什么?

易智:从前期对武汉市第九医院的改造,到现在这么重的救治任务,要担心队员们可能被感染,还有各种问题要随时应对解决,每天能睡四五个小时,确实压力非常大。但看到我们国家和其他省份都在不遗余力地支持湖北,看到患者饱含期待的眼睛,看到可爱可敬的队员们,不由得再次充满力量。

来了这么多天,虽然特别想家,但有时候不想联系,害怕他们担心。家人天天都会发微信“今天怎么样?”我会回复“安好”,不想再多说什么。队员们和我一样,我们在前线奋战,不希望家里人担心。我也一定要把医疗队137个队员平平安安带回家。

[page]

今天是元宵节,阖家团圆好时节,在这里,祝福三秦父老元宵节快乐!也希望大家能够遵从政府的安排,保护好自己和家人,希望后方的人都能够安宁祥和。

尽管这次支援湖北可能还会很长时间,面临很多困难,但我们感受到了祖国的力量,感受到了家乡陕西对湖北的深情厚谊,感受到了武汉这座城市的温情,也更坚信,我们一定能走出困境,迎来春色满园。

华商报记者 李琳

You may also like...

Popular Posts